生活

现在要找好吃的不容易,同样饭店,不一定保持一样水准,毕竟有种种因素,厨师或材料,都决定着饭菜的味道,反正只是一餐,想随意一点的,但连快餐店都不好吃了,就只是一餐,所以想找好吃的,也不是很挑剔,但至少菜要有菜的口感,鸡要有鸡的味道,鱼要新鲜是常规吧,是生意太好还是生意不好,是不是现在人吃东西都不注重,只是为了打卡,其实,还是有很多真心想吃好吃又朴实无华的一餐。

住过离市区偏远地区,也住在了闹市中心地段,忽然想去山上看看,有没有瞭望山边便让自己身心沉淀的住所,一英亩的地,四合院格局的生活空间调配,文房和听音乐的个别空间,音乐创作和黑胶DJ的空间,足够杰克罗素和拉布拉多奔跑的空间,老婆修行和生活的场所,有时候生活和人生没有连接起来的话,也不知自己在兜转什么,假如这一辈子关于赚钱的事都搞定了,那么生活其实很简单,生活里大概就是那些无关痛痒的事,为了填满一天连接一天的人生。

一个人听了十年的道理,关键时刻,要表现出来也无从下手,知道和做到真的不一样,其实做不到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要做,知道了不做是因为自负和懒散也不知相关的重要,所以就一直很窝囊,其实十年前,假如是一个青年,那么其实应该做事情要很有勇气,不要怕失败和做错,生活里的各种磨练就是生命最好的老师,自己也在工作和事业上,甚至感情生活上经历了许多,但那也是让自己越来越成熟的养分,所以,不要怕,就认真的把自己做好,想好了,就去做。

那些本来不时兴的,比如曾经的黑胶唱片,卡带,现在越来越贵,丢了又买回,好好笑,其实都知道买重复曾经的拥有,也摆放多过听,但就是也花钱买了,也不懂为什么,但买着买着会觉得听歌单纯的快乐好像不复在,现在可以透过串流听海量的歌也未必去广泛搜索,其实逛唱片店也只是一种回忆和习惯,摸来摸去那些始终如一的唱片,看着许多新旧乐迷涌进,自己在创作音乐和制作音乐的角度去看这些事,好像乐迷听得比音乐工作者更仔细,大量听歌和只是专注做自己音乐其实是两个世界,当个听众其实蛮开心。

六月开始可以吃到榴莲,马六甲某榴莲芭主的无药浑然天成的榴莲被保留超过七十年,实在难得,把该命名为恐龙的树种的全部榴莲能够买到的都买下,竟然可以吃到榴莲季节过后的中秋,有些事太多了不好,这未雨绸缪的心态用在了吃榴莲这回事也太让自己惊讶,自己从没想过会这样吃榴莲,那些原汁原味的没有被过度包装吹捧的榴莲,是儿时爸爸奖励我们一家大小的温暖感受,预期说吃榴莲,应该是太太想把过往爸爸的爱给买下来,虽然人事已非。

喝醉,不是太舒服的感觉,头昏,也想呕吐,这些都是自找的麻烦,但目前为止好像只有一次这样的经验,不是喝多了,是喝快了,说喜欢喝酒也不尽然,但为了配合场合或美食,酒精的点缀其实也很合宜,啤酒在用餐配合着各种香辣滋味,红酒让自己显得有点绅士和写意,喝酒其实也没什么意思的,更多时候也是为了迎合他人,喝多了几杯,家里买了不少的啤酒,但想起也喝了蛮久才喝完,因为想听歌而想喝威士忌,也不过是人云亦云,喝杯随意泡的茶,其实也足以让自己称心满意。

凡事都是不断调整而直到完成目标,目标决定了,我们只能调整一些做法或心态,去附和成功的条件,架设一直调整目标,就像我们要抓不定注意不知如何瞄准箭靶,人生其实很多的目标都在花钱,买车,买房子,买各类梦想中的物品,都好像跟钱脱离不了关系,那么干脆的把目标定在赚钱,是不是,我们很多的想要都可以拥有了?一直觉得,赚钱是一下子的事情,是脑袋的一个想法观念,然后执行而至,所以有钱的人始终是有钱,因为想法观念不同,没钱的人依然没钱,因为即使跟他说了依然无动于衷,那些一直把目标设定在花钱的,要嘛就很有钱,不然,很难有钱?

到座落住宅排屋区一处家庭式小店吃东西,东西就普普通通,算用心的想在可以腾出来的空间做点小生意,自己动手做了一些桌椅,然后种植一些花草,算是写意过过时日做做生意这样吧,咖啡和面食就没什么印象,想跟他说,不妨简单做一碗好吃的古早板面,弹牙滑顺用料简单,花菇汤江鱼猪肉片,想做,就研究一下,不会难。在附近的排屋闲逛,天气阴凉,有个细心打理的供小孩和老人活动的小花园,那些单层楼,七十年代的铁花门窗,虽然残旧,但见诗意,想着自己曾经也在这样的住所,然后午后跟朋友在路上打羽毛球,因为汤杯,于是整条路上都是未来选手,我也曾经幻想过。

吹起風,到屋外旁斜坡散步,不知這些風從哪裡吹來,有時溫暖如春,有時憤怒猛烈得很,把家裡大樹都吹斷,鳥兒於是要找另外茂密的樹隱蔽自己,風起緊接可能是要下雨,但假如沒有下雨,烏雲密佈的情景,其實除了大太陽到下了雨,這就是我最喜歡的天氣異象,總有很多來不及思考的或想紀錄的,腦海裡刪除了不少的回憶和不經意又跑進來的思緒,在這樣的一陣狂風,會讓自己想起很多人事物,忽然不再年輕的自己,不可膽怯也仍不確知天命的自己,人就是這樣懵懂又清醒的過著,就這樣自然的滴落了雨,匆匆的腳步,好像每個人每一天的遭遇。